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15751103880

东台律师-陈亚均律师

原告高某姗与被告张某、莫某峰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人:东台律师陈亚均     发布时间:2021-02-20 20:31

案件类型:买卖合同纠纷

案件概述: 2020年2月15日,原告向被告张某微信联系购买口罩事宜。 2020年2月18日,原告向被告莫某峰账户汇款11700元订金订购1万个口罩,收货地址为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某某路某某家园X栋XXXX室;向莫某峰汇款25200元订金订购2万个口罩,收货地址为佛山市顺德区北滘镇某某园西苑某某庭X街X座XXXX。 经过沟通,被告张某承诺2020年2月22日发货,原告于2020年2月21日又分别打款58800元、27300元给被告莫某峰,因打多了6000元,被告莫某峰当即予以退还。 但被告未交付口罩。 经过原告索要,案外人周某代两被告直接退还了9000元,案外人关某代两被告退还了39000元,被告张涛退还了41000元,尚有28000元货款未予退还。 为维护自身利益,请求法院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张某未到庭应诉,但接到法院诉状及开庭传票后邮寄一份答辩状称,张某与原告及被告莫某峰妻子都是从事药品销售业务,均互不认识,只是微信联系。 2020年2月15日,原告要购买医用口罩,让张某帮忙联系。 张某联系了被告莫兆峰妻子,并谈好价格,由张某将货品数量、莫某峰银行卡号告知原告,由原告直接转账给被告莫某峰。 由于莫某峰没有发货,原告要求退款。 因交易系张某帮忙联系,所以原告要求张某向被告追讨货款。 张某向被告莫某峰妻子索要,莫某峰妻子通过支付宝、微信5次转给张某合计41000元,张某将这41000元通过微信转给原告。 张某只是中间介绍人,也未拿提成或好处,纯属帮忙。 故不应当承担责任。 被告莫某峰辩称,莫某峰与原告并不认识,也从未有微信聊天。 莫某峰是根据张某指示帮忙联系上家以及组织货源,之后将货款汇给上家关某,关某又向周某要货。 上家未组织到货源后,关某将款退给莫某峰,莫某峰随即就退给张某了。 故莫某峰只是中间联系人,不是买卖合同的当事人,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对莫某峰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20年2月15日,原告通过微信与张某联系,向张某商谈购买口罩事宜。 张某称“三天内发货”“给4个地址,一个地址只能有2万个”“地址要发过来,人家要填写收货地址”。 然后张某将莫某峰的银行账户发给原告,原告将其电话号码以及收货地址发给张某。 2020年2月18日,原告将36900元转给莫某峰账户,2月21日,原告又分几次共转入86100元至莫某峰账户,合计123000元。 因多转了6000元,莫某峰随即于当天下午5:00退给原告6000元,实际转给莫某峰117000元。 2月20日,原告与张某微信记录:原告(微信名雪梓涯)“先争取明天啊,后天早上,不然我开车过来追命了”。 张某:“嗯”。 因三天内未发货,原告微信联系张某,张某跟原告说,他也是通过朋友关某购买的,现在没货,上家准备退款。 2月22日,张某通过微信退款给原告5000元、30000元,2月23日又退款4000元、2000元,合计41000元。 案外人关某给原告退款20000元、19000元。 2月24日,案外人周某微信给原告退款5000元、2000元、2000元。 原告合计收到退款89000元,尚有28000元未退。 原告曾于2020年4月份向南京市栖霞公安分局报警,称将钱转给了莫某峰。 该局于2020年8月12当日出具情况说明,认为莫某峰无诈骗行为,不构成犯罪。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供的付款凭证、收款凭证、微信记录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证实。

律师评析:东台律师陈亚均; 本案系各当事人之间通过微信联系建立买卖关系。 从本案查明的基本事实看,原告是通过微信与被告张某联系,张某承诺“三天内发货”。 原告将收货地址发给张某,张某并将莫兆峰的银行卡号发给原告,指示原告将此款汇给莫某峰。 当莫某峰未组织到货源需要退款时,莫某峰将货款退给张某,由张某退给原告。 案外人即上家关某以及周某未能发货时,也是将部分货款直接退给原告。 上述证据能够证明原告是与张某通过微信商谈购买口罩事宜,从未有微信与莫某峰及案外人沟通联系。 原告是按照张某提供的第三人莫兆峰账户进行汇款。 当原告未收到货物时也是与张某交涉。 莫某峰未组织到货物时也是将款项退给张某,故原告与被告张某构成事实上的买卖关系。 张某没有证据证明其在微信商谈买卖事宜时向原告披露过其只是中间介绍人角色,故张某辩称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被告张某未能按时发货,且逾期退款构成违约,故原告要求被告承担自起诉之日起的利息损失,本院予以支持。 原告同时要求被告莫某峰承担连带责任的请求,因原告未提供相应证据证明莫某峰与张某系共同供货人,故此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被告张某经法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应诉,视为放弃自己的诉讼权利,依法应当承担对其不利的法律后果。

判决结果: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 、第八条 、第四十四条 、第一百零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 第一款 、第一百四十四条 、第一百六十二条 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张某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内返还原告高某姗货款28000元及相应利息(以未付款为基数,自2020年11月30日起至实际还清之日止,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计算)。 二、驳回原告高某姗对被告莫某峰的诉讼请求。 如当事人未按照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内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 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利息。 案件受理费500元,减半收取250元,由被告张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上一篇:吴某彬与浙江祥生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下一篇:严某祥与黄某华、陈某东等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