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15751103880

东台律师-陈亚均律师

吴某彬与浙江祥生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人:东台律师陈亚均     发布时间:2021-02-15 20:48

案件类型: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

案件概述: 2018年11月14日,原、被告签订《土建劳务大清包承包合同》,祥生公司将东台金某府项目劳务分包给吴某彬。 合同签订后,吴某彬按约完成了祥生公司指令的所有施工内容。 2019年3月15日,祥生公司要求吴某彬退场。 2019年6月10日,根据祥生公司工作人员张某、叶某与吴某彬达成的结算协议《吴某彬大清包结算审计情况》,合同内造价确定为21043898元,祥生公司同意补偿木工班组与实际施工含模系数差价工程款1606654元、其他施工费用1911833元以及木方、模板6847022.5元,故工程款总额为31409407.5元。 在扣除支付的款项以及委托支付的款项外,现祥生公司尚欠吴某彬4600000元。 吴某彬作为实际施工人,投入巨大并一直亏损。 祥生公司经催促对拖欠的工程款不予履行,为了维护吴某彬合法权益,特诉至法院。 审理中,申请变更诉讼请求,要求祥生公司给付2973602元及利息。 祥生公司辩称,1.祥生公司与吴某彬签订的劳务承包合同是有效合同,吴某彬违反了合同约定,将其承包的工程内容分包给了二十多个班组施工,扰乱了建筑市场,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祥生公司保留追究其违约责任的权利。 2.双方结算并未完成,吴某彬的工程款应当由三部分组成:各班组完成的劳务工程造价、实际支付的材料采购费用、机械租赁费用。 吴某彬支付的木板和木方的款项只有117180元,其他的零星材料在吴某彬撤场的时候由祥生公司收购,总共150多万元。 吴某彬没有支付过租赁费,都是祥生公司支付的。 3.吴某彬已收到款项达22800000元,其主张工程款的请求不成立。 吴某彬为证明其主张向法庭提供了土建劳务大清包承包合同、吴某彬大清包结算审计情况、关于吴某彬班组对账相关签字的补充说明、吴某彬班组其他费用最终处理意见、银行转账记录、委托书等证据。 祥生公司为证明其主张向法庭提供了支付凭证、劳务分包合同、承诺书、工资发放表、合同等证据。 当事人对上述证据进行了质证,法院依法进行了审查。 2018年4月,吴某彬受朱某来指示组织人员在盐城东台金某府项目工程施工。 2018年7月,朱某来与合同相对方未就合同利益分配达成共识,计划退场。 2018年8月18日,朱某来(甲方)与吴显彬(乙方)补签《劳务大清包协议书》,约定朱某来将该工程土建劳务分包给吴某彬。 承包范围:1.承包管理。 乙方组建项目施工生产管理团队,服从甲方现场项目部的管理,承包工程范围内质量、安全、进度、工程回访保修、协助甲方办理预结算、工程款回收等全部工作,按照业主的大合同顺利履约。 2.承包内容。 除甲供的工程材料外所有的辅材、周转材料、机械,所有人工等全额包干,包括对分包单位的管理和配合工作。 承包价格:第1项、工程钢、木、瓦、脚手架等(与总包大合同土建施工所有内容直至竣工交付)所有人工费用,别墅560元/平方米,洋房及地库440元/平方米。 第2至8项还对现场管理人员费用、塔吊等机械设备租赁费用、钢管扣件费用、现场水电费用、现场文明施工及安全设施投入费用、外包费用等进行了约定,第2至8项单价合计为199元/平方米。 第1-8项合计单价别墅759元/平方米,洋房及地库639元/平方米。 双方还对付款方式、管理要求等内容进行了约定。 2018年8月23日,朱某来向祥生公司出具《委托书》,朱某来委托吴某彬代办与该项目相关的工程管理过程中的所有手续。 朱某来对吴显彬在办理上述事项过程中所签署的上述相关文件,予以认可,并自愿承担由此产生的全部责任。 委托期限自本委托书签署之日起至双方完成结算之日止。 2018年10月25日,朱某来正式退场。 后吴某彬继续组织施工。 2018年11月14日,祥生公司与吴某彬签订《土建劳务大清包承包合同》,祥生公司将祥生盐城东台金某府项目工程土建劳务分包给吴某彬,分包范围暂定为1号、2号、5号、6号、8号、9号、11号、12号、15号、18号、29号、30号、33号、35号、38号、39号、42号、43号、47号、48号、51号、52号、56号、57号、60号、61号、65号、66号、71号、72号楼。 承包方式:以大清包每平方建筑面积综合单价包干形式(包括:人工、施工、安全管理、承包楼幢范围内的文明标化、工具、电器、灯具,材料装卸保管、垂直水平运输、塔吊、人货梯及工作用辅材,脚手架钢管扣件租赁及木工主辅材等均包含在综合单价内)。 工期暂定2018年11月10日至2019年11月9日。 工程量计算:工班结算按江苏省(2014)建筑面积包干计价,今后如有设计变更增减工作内容及建筑面积的,按实际签证计算(若设计有建筑面积增减的,则增减部分面积按江苏省(2014)建筑面积计算规则计算建筑面积)。 大清包班组每平方米综合单价及合同暂定总价:具体详见附表。 综合单价:3F排屋部分:598元;7-8F洋房部分:481元。 具体支付方式按照业主方与祥生公司签订的大合同执行,材料及机械按实际完成的产值同比例支付,人工费由杭州顺意建筑劳务分包有限公司支付,杭州顺意建筑劳务分包有限公司收取0.6%的劳务管理费。 双方在特别约定部分约定,因吴某彬原因自行退场的,己完成的合格工作量按合同单价的80%结算;不合格的不给予结算。 双方还对进度及质量要求、机械材料、安全及文明施工等进行了约定。 2018年12月7日,吴某彬与黄某1签订《脚手架工程分包合同》,约定吴某彬将其承包的工程钢管及零配件的租赁、所需材料的采购及各楼栋安全防护及外架劳务施工发包给黄某1。 合同价格部分约定,外架工程所需的所有材料租赁和材料采购及运费、管理费、人工费等。 洋房51元每平方米,别墅(销售三宝)60元每平方米,按建筑面积计。 以上单价为综合包干单价,其中包括:所有材料租赁费、材料费、人工费、机械费管理费、利润安全、文明施工费、措施费、风险费用等。 2019年3月15日,吴某彬退场。 2019年5月23日,吴某彬与祥生公司工程成本部经理张某共同出具《关于吴某彬班组对账相关签字的补充说明》,记载:1.吴某彬区块工程产值汇总表、班组人工费审核金额审计结果确定,但有部分班组以吴某彬与班组做决算时的具体金额为准,如有小部分对账金额差异,由劳务大清包吴显彬做局部调整和决算,相关情况上报祥生公司。 2.吴某彬与祥生公司存在争议部分,由吴某彬与祥生公司友好协商决定。 后吴某彬与张某对吴某彬与各班组的结算价及祥生公司的结算价进行了比对,形成《吴显彬合同价与班组结算价对比表》,该表反映吴某彬与11个班组的结算金额合计20339411元,其中架子工黄某1部分价款为2439530元,吴某彬已结退场班组费用为1853854元。 2019年6月9日,张某出具《吴显彬班组其他费用最终处理意见》,记载:一、吴某彬自行采购材料残值确定(公司领导均认可):1.钢笆片:实际采购金额752200元,考虑钢笆片周转次数为10次,建议按60%计算残值,为451320元。 2.止水螺杆:实际采购金额358280元,考虑止水螺杆非一次性投入,大部分可以重复利用周转,建议按30%计算残值,为107484元。 3.钢方管:实际采购价68460元,按50%计算残值,为34230元。 4.配电箱、电线电缆:根据吴显彬实际采购金额,结合现场实际使用情况,折价174857×50%=87428元,以上4项合计680462元。 二、合同外签证及点工费用(公司领导均认可):105045元。 三、甲方的临时样板房(公司领导均认可):甲方临时样板房建筑面积260平方米,参照祥生公司与吴某彬签订的承包合同单价(洋房价格),结合现场工程实体情况,按400元每平方米的单价予以结算,为104000元。 四、塔吊退场费(公司领导均认可):祥生公司与吴某彬结算界面时间为2019年3月25日,此后塔吊由祥生公司使用。 经协商,塔吊进场及安装费用由吴显彬承担,后期塔吊拆除退场费用由祥生公司承担,即5台×100**元/台=50000元。 五、塔吊基础人工费分摊(公司领导均认可):考虑到2019年3月15日后塔吊归祥生公司使用,前期吴某彬施工完成的塔吊基础人工费,经协商双方各半承担。 9台×50**元/台×**%=22500元;2台×50**元/台=10000元,合计32500元。 六、退塔吊租赁及司机人工费(公司领导均认可):至2019年3月15日,吴某彬整个项目已发生塔吊租赁费计625715元,司机人工费507702元,合计1133417元。 此费用已通过祥生公司支付。 根据现场实际情况,部分楼栋塔吊费用发生在祥生公司后续施工范围内及后期施工中,此部分费用307876元应给予吴某彬。 处理意见:考虑到11号、12号、15号、18号、33号、52号、料厂共6台塔吊所在的楼栋还处于基础阶段,该部分产值没有计算给吴显彬,费用发生在祥生公司后续施工中,费用已由祥生公司支付,该部分塔吊费用由祥生公司承担,进退场费各半计307876元。 七、合同外围护、安全文明施工、临时设施、环保等费用(公司领导均认可):祥生公司与承包人吴显彬签订的大清包合同中没有考虑实际施工楼栋以外围护、安全文明施工、临时设施、环保等措施项目费用。 同时合同承包范围也包括原项目承包人朱某来施工范围楼栋,价格也按祥生公司与吴某彬所签订合同价格结算。 根据项目施工情况及实际发生上述措施项目工作内容,参照祥生公司直营项目文明施工组价内容。 经双方协商、综合考虑,给予实际完成施工面积5元每平方米的价格予以结算,即54700平方米×5平方米/元=273500元。 八、外务费用:吴某彬承包人上报工程实际外务费用为350000元,吴某彬提出其为大清包承包,不应承担此费用,要求祥生公司予以支付。 考虑工程项目及东台市场实际情况,当地政府部门、行业主管部门需沟通对接,确实存在外务费用开支。 原项目承包人朱某来与吴某彬签订的合同中,考虑外物费用开支为6元每平方米,综合考虑上述情况,建议给予实际施工面积4元每平方米,补贴,计54700×4=218800元。 处理意见:考虑项目当地实际情况,处理小组商议,报公司领导同意给予实际施工面积2元每平方米补贴,计54700×2=109400元。 九、抢销售三宝72号、71号、66号、65号楼补贴:根据当时施工现场实际情况,施工场地无完整施工图、无施工许可证、无塔吊、汽车吊运材料、工期、班组晚上加班等情况,班组承包价格比其余楼栋更高,材料投入较大等实际情况项目,承包人吴某要求销售三宝给予50元每平方的补贴,计4862元平方米×50元/平方米=243100元。 处理意见:2018年5月份抢销售三宝,考虑当时条件较差,机械及人工投入较多,窝工也较多,经协商给予适当补贴:4862×25元/平方米=121550元。 十、2019年3月15日至2019年5月15日期间,吴某彬班组管理人员配合祥生公司清场结算、交接工资由祥生公司承担,计管理人员工资255000元。 处理意见:管理人员费用计255000元×50%=127500元。 经协商,以上几项内容费用报公司领导同意,合计费用为1911833元。 望上级领导审核确认。 2019年6月10日,张某出具《吴显彬大清包结算审计情况》,记载:“一、按祥生公司与吴某彬签订的承包合同价格,按2019年3月15日双方确定的工作界面计算,经审计,双方确认的造价为21043898元(此价格不含木方、模板费用)。 二、吴某彬大清包合同外其他费用合计(待定)1911833元。 三、模板、木方公司核价:5883051.5元(该价格参照公司采购价)。 四、吴某彬各承包班组,按2019年3月15日确定界面及吴某彬与各承包班组承包合同价格为依据,经祥生公司、吴某彬项目部及各承包班组核算对账确认,合计工程造价为20339411元。 五、吴某彬购模板、木方统计6847022.5元。 六、吴某彬承包人各班组承包范围以外自营采购其他材料费用:①钢笆片:752200元。 ②辅材、电箱、电缆:349881元。 ③止水螺杆:358280元。 ④方钢:68400元。 合计:1528761元。 七、项目部实际支付管理人员、杂工工资:1641897元。 八、塔吊租赁费及司机人工费:825541元。 九、吴某彬实际投入费用(不含木方、模板费用)(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31182632.5元。 十、盈亏分析:(第1、2、3项减第9项)=28838782,5-31182632.5=-2343850元。 十一、其它亏损:点工40万,外务费25万,劳务管理费10万,办公设备、仪器、床、房租、耗材等费用25万,初步合计100万。 十二、木工工班承包价和建设公司合同价结算对比差额达1606654元,亏损原因:当时签合同时考虑含模系数为3,一般地库地下室含模系数为3.33,本项目实际洋房含模系数达3.72,别墅及人防地下室含模系数达4.1,与一般项目相比偏高,因此折成建筑面积木工的单价明显偏高。 经公司领导协商:拟对木工按实际展开面积并结合项目当地市场单价进行结算。 十三、吴显彬最终亏损:2343850+1000000-1606654=1737196元。

律师评析:东台律师陈亚均; 吴某彬退场后,张某、叶某代表祥生公司结算时,已确认吴某彬的应得价款,并未要求在此基础上再下浮20%,故本院对祥生公司的该辩称意见不予采信。 二、关于应扣除的款项问题。 1.吴某彬认可祥生公司代为支付的塔吊费用以及人工费2034073元、塔基租赁费用13600元、止水螺杆费用68133元、起重设备费用660104元以及支付的辅材款570000元,法院予以确认。 2.吴某彬认可祥生公司代为向11个班组付款18112457元(吴某彬施工范围内的11个班组总价款为20339411元-吴某彬已结退场班组1853854元-吴某彬自行支付的373100元),法院予以确认。 关于祥生公司辩称吴某彬支付给唐孝国152100元,未支付另外30000元的意见。

判决结果: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 、第五十八条 、第二百六十九条 、第二百七十二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 、第二条 、第十六条 、第十七条 、第十八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 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浙江祥生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给付原告吴某彬工程价款1846662元及利息(以1846662元为基数,自2019年6月11日起至2019年8月19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从2019年8月20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按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报价利率计算); 二、驳回原告吴某彬的其它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 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5808元,原告吴某彬负担27418元,被告浙江祥生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负担1839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一篇:张某军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盐城市分公司财产损失保险合同纠纷一       下一篇:原告高某姗与被告张某、莫某峰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